您当前的位置:扬州市人民检察院 >> 案件聚焦
贴个标签假药变身“祖传秘方”
作者: 范协斌  发布日期:2014-03-13  来源: 扬州晚报  访问量:

读案提示
  2007年起,一种产自河南省台前县的“复方气喘灵”胶囊在高邮当地渐有名气。该药宣称是清乾隆年间治痨名医五代的祖传秘方和现在西医之精华相结合,选用名贵中药和优质西药原料精配而成,有效率达99%,“免费试用,无效退款。”然而,随着2012年4月,该药位于高邮的一家代销点被查处,大家才发现,所谓“神药”竟是假药。
  假药如何逃过检查,堂而皇之地销售?这条假药销售链是如何秘密运作的?本期读案为您讲述。
  第一回
  急治病寻得“神药”
  利熏心子承父业
  大山今年59岁,土生土长的高邮人,高中毕业后就辗转多地打工。然而,父亲老韩的病,却让他的人生出现“转机”。
  老韩30年前就被确诊为慢性支气管炎,此后四处求医问药,但病情并无明显好转。直到10年前,老韩听病友说,河南台前县生产的一种“复方气喘灵”胶囊疗效不错。买了几瓶回家服用后,发现还真有点效果。
  有了老韩这样活生生的例子,病友们纷纷前来找他帮忙代购,一时,韩家俨然成了一个小药房。
  2006年,高邮食品药品监督部门检查发现老韩贩卖的“复方气喘灵胶囊”是假药,并处以罚款。一年多后,老韩去世。
  过了不久,一个药贩子找到大山,称自己有治疗哮喘等病的祖传秘方复方气喘灵,想让他帮忙销售。一听药名,大山就拒绝了父亲临终前还为这个药背了个卖假药的污点,而且表哥丁海平夫妇在当地开了个小药房,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于情于理,他都不能接受。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老韩去世后,仍有人上门买药,大山把药贩子的联系方式给了对方,但购药者屡屡碰壁,只好再次找大山帮忙。而丁海平那边,情况也是如此。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药贩子不零售,只做批发,而且量少了不发货。
  于是,丁海平找到大山,商量代销假药的事,大山心动了。2007年6月,他拨通了药贩子留下的号码,从此开始和丁海平夫妇一起代售“复方气喘灵”等药品。
  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大山仍以父亲的名义和对方交易,收货人和汇款人均填写的是老韩的名字。和老韩在世时一样,很多人慕名到韩家买药。
  2012年7月,眼看“复方气喘灵”就要脱销,大山夫妇向药贩子订了一批货,但这一次,他们等来的是警察。其实,他们早就被“盯”上了。
  第二回
  乔装打扮入虎穴
  顺藤摸瓜捣窝点
  原来,2012年4月,高邮一市民怀疑丁海平销售的“复方气喘灵”胶囊是假药,便举报至高邮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经过暗访调查、送检鉴定,确定其为假药后,移送公安机关。
  同年6月,高邮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警方认为,在丁海平的背后,肯定还隐藏着一条生产制造假药的利益链。于是,专案组派侦查人员扮成哮喘病患者的子女来到丁海平家,掌握了他销售假药的相关证据;另一路侦查员则轮流守候在丁海平家附近。一天傍晚,当送货人再次前来时,侦查员迅速上前将其拦住,假装是患者,向他咨询进货渠道。对方爽快地翻出送货单,侦查员一看,那些“复方气喘胶囊”都是从山东济宁的一家快递公司发出的。
  7月,专案组派干警赴山东济宁。经过几天的侦查,侦查人员基本摸清了齐强在山东济宁的活动轨迹和存储假药的窝点。同月17日下午,正在往外发货的齐强被抓获,其欲销往江苏、湖南等多个省市的瓶装药品1850瓶,盒装药品868盒被当场查获。
  随后,侦查人员依法对齐强的两处暂住地进行搜查,现场扣押大量无商标药品、复方速效舒喘灵、复方咳喘宁胶囊、高效风湿灵胶囊、舒筋康胶囊、咳喘宁胶囊等,还有大量药品商标、说明书、药盒,经鉴定,被查获的药品均系假药。
  齐强归案后,侦查人员根据齐强手机中的联系人、通话记录等多方面信息,分赴各地开展侦查工作,并明确了多名下线经销商的身份,大山、老曾等10多人相继落网。
  第三回
  狡兔三窟坑兄弟
  东窗事发同落网
  尽管这条“大鱼”被捕获,但齐强认罪态度极差,避重就轻,企图逃脱处罚。只有被问及弟弟齐荣时,他才面露懊悔之意,“我对不起我兄弟!”综合齐荣等人的供述,一个销售假药的来龙去脉被勾勒出来。
  齐强,44岁,农民;齐荣比他小两岁,在湖南经营烟酒,两兄弟都是河南台前县人。见身边的不少亲戚、朋友都通过生产、销售假药赚钱,2007年,齐强也“下水”了。虽然标签众多,但他销售的药品主要有两种,一种用于治疗哮喘,一种治疗风湿。这些假药除了部分是从安徽进购的外,大多是从山东梁山县一人处购买,对方提供假药胶囊、药瓶、商标、说明书和外包装等,齐强只需装瓶、贴商标和放说明书及封口,再用自己的设备印上生产日期,一瓶假药就摇身一变“升级”为专治风湿病或者哮喘病的“祖传秘方”。
  为了扩大销路,齐强先把假药发给下线客户,等对方销售出去后,再汇款。随着复方气喘灵等假药的“名气”越来越大,渐渐地,生意扩展到江苏、广东、江西、陕西、福建及湖南等全国多个省市,齐强开始坐等生意上门。
  要销售假药,必须有送出去的渠道。为安全起见,同时考虑到山东济宁物流发货比较方便,齐强离开河南老家,在济宁的城乡接合部租下两处民房,把药丸胶囊从老家运到暂住地存放。
  在齐强的下线客户中,有个人也有药房,他们多处在农村地区,有的物流快递送不到,而当地的邮局又查得比较严。齐强想到了弟弟齐荣。当时,齐荣在湖南安化县卖酒,从县城发货方便,当地邮局审查也不严格,而且齐荣做的是正规生意,一般不会被怀疑。
  碍于兄弟情面,齐荣同意帮忙。于是,齐强把假药通过物流公司发给齐荣,然后把买家信息和需要的药品种类、数量等,打电话告诉齐荣,由齐荣使用虚假的发货人姓名和地址,通过邮局发给客户;下线买家收到货后,就会将购药款打给齐荣。这样,一笔交易完成。
  第四回
  兄弟同被诉公堂
  祖传秘方露真容
  因涉嫌销售假药罪,齐强、齐荣兄弟及其多名下线代销者被移送至高邮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今年6月,齐强因涉嫌销售伪劣产品罪,韩某夫妇和齐强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高邮市检察院提起公诉,高邮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法庭上,齐强又道出一桩内幕,“治风湿和哮喘的药其实是同一种药,只是贴上不同的标签,就变成了专治风湿或哮喘的祖传秘方。”既然是假药,为什么不少患者服用后都说有效果?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做成的?
  据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齐强销售的药品中检出马来酸氯苯那敏、醋酸泼尼松或茶碱成分,这些均系处方药,应当由有处方权的医生开具,并由此从医院、药房购买。这几种药物均有一定的毒副作用及其他潜在不良影响,且对用药方法和时间都有具体要求,应当在专业医生指导下使用。如果长期私自服用,不但会延误治疗时机,副作用也特别大,会诱发胃肠溃疡、糖尿病、高血压、暴发性肝炎、肾衰竭等严重影响人体健康的并发症,同时形成强烈的药物和心理依赖,严重者可出现心律失常、血压骤降、惊厥、昏迷甚至猝死。
  这一鉴定结果,让被告席上的大山夫妇听得直冒冷汗,“我们当时就知道这个事不能做,但现在才知道是犯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6月至2012年7月,齐强在山东省济宁市等地,通过物流等方式,将“复方气喘灵胶囊”、“风湿关节炎胶囊”、“骨筋康胶囊”、“复方速效舒喘灵”等假药销往江苏、湖南等多地,销售金额合计41万余元,另有货值金额合计4.9万余元的假药尚未销售。
  齐荣在湖南省安化县,帮助齐强通过邮政物流将销售金额合计6万余元的“骨筋康胶囊”、“复方速效舒喘灵”等假药邮寄给老曾等下线。
  2007年6月至2012年7月,大山夫妇在高邮市从齐强处购买共计7.4万余元假药“复方气喘灵胶囊”、“风湿关节炎胶囊”。
  近日,高邮市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因犯销售伪劣产品罪,齐强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30万元;因犯销售假药罪,韩某夫妇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刑两年,齐荣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缓刑1年6个月,均被并处罚金。
  宣判后,齐强等人均表示服判。(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通讯员何寿青范协斌徐君龙记者刘娟
  【教您一招】
  6个细节辨真假
  1.药名有暗示:“抗癌胶囊”、“皮癣一扫光”、“抗风湿药酒”,这些药名暗示能根治某些疾病,正规药品名称不会含有这些内容。
  2.文号不规范:目前药品批准文号格式为“国药准字—字母—八位数字”,字母包括H(化学药品)、Z(中药)、S(生物制品)、F(药用辅料)等。
  3.说明书混乱:药盒上会有简要的说明书,表述疾病治疗范围时,中(成)药只能说“功能主治”,化学药品制剂为“适应症”,生物制品是“作用与用途”或“接种对象”。
  4.没有有效期:如果从药盒上找不到生产日期和有效期,也是一个“马脚”。正规药厂批号规范,有效期标注准确。
  5.标记不明确:正规药品标注药品分类,如处方药、非处方药(OTC)、特殊药品(外用药品、精神药品等),而且标注清晰、色彩规范。假药或没有标注,或标注文字图案线条模糊、色彩运用不规范。
  6.包装喊口号:药品包装上是不允许随意标注其他内容的,如广告性质的口号、标题;超出说明书内容以外的宣传资料等。如果遇到有宣传以上情形的,可以怀疑为假药。
  【读案警示】
  加强监管,莫让快件邮递为犯罪提供便捷
  近年来,各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加大了对销售假、劣药品的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据分析,假药的销售渠道主要包括,药贩上门兜售;通过物流公司或快递公司;通过一些小药房、小商店销售等。
  近两年来,警方破获的假药案中,越来越多的假药生产、销售者通过电话、网络销售,买卖双方大多通过网络或电话单线联系,互不见面,确定交易信息后,再以快递方式发货,然后,通过汇款、网上银行等方式收取货款。为逃避打击,发货人基本采用假姓名,发货、收货地址不明确,由于监管环节存在的漏洞,使得假药畅通无阻地流向全国。这样一来,嫌疑人销售、交易、运输等方式隐蔽性较强,跨地区作案,增加了监管部门执法的难度,也给调查取证、患者维权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针对制售假药犯罪,检察官建议,进一步加大药品监督管理的力度,公安、药监等部门应对非法售药的行为采取积极措施,电子商务平台也要加强监督,保障消费者的权益;同时,应加强对网络和物流、快递运营商的监管,强制推行发货人实名制度和收货人身份确认制,从运输环节切断假药的寄运通道。